在集团军组织的中级技术干部评审答辩的评判席
发表时间:2018-12-14 11:20     阅读次数:
在集团军组织的中级技术干部评审答辩的评判席上

在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江桥抗战纪念馆前,抗日将领马占山将军的雕像迎着朝阳熠熠生辉。他骑着战马,目光坚毅地望着远方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黑龙江省在江桥抗战遗址举行献花活动,纪念中国军民“大规模、主动抗战”的“第一枪”,重温抗战精神,汇聚民族振兴力量。

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以南、泰来县以北的嫩江两岸,有两座因桥而得名的小镇,一个叫做江桥,另一个叫做五桥。

“在嫩江边上的洮昂铁路上,当年一共有5座桥梁,当地也因此而得名。”黑龙江省江桥抗战纪念馆馆长刘国忠说。

包长江是土生土长的江桥镇人,如今已年近花甲的他依然记得老一辈人向他讲述过的关于江桥的故事。

的马占山却在这个时候接掌了黑龙江省,并积极地准备战斗,在当时很多人是没有信心和日本人较量的。

由于南京政府对日本侵略采取了消极政策,致使日军在轻易攻陷辽、吉两省后,开始进犯黑龙江省,欲吞并东北全境。1931年10月,时任黑龙江省政府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决心组织抵御。

嫩江是守护当时黑龙江省省会齐齐哈尔的天堑,日军要进犯黑龙江,必须要跨过嫩江,江面并没有完全结冰,嫩江上的铁路桥就成为争夺的对象。为了防止敌军通过大桥,马占山让驻军烧毁嫩江桥桥面并毁坏5座桥梁中的3个。日军阴谋破产后,向江桥调兵遣将,并以修复江桥为借口,多次发动挑衅。

“听老人们说,从当时的敌我力量对比来看,中国军队几乎没有胜算,但中国军队依然做了积极的准备,这是一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抗战。

记者刘亚迅、特约记者代宗锋报道:当地时间今天下午3时,即将抵达丹麦进行友好访问的中国海军152舰艇编队与丹麦海军在丹麦西兰岛以北海域举行联合机动演练,这是两国海军舰艇首次举行联合演练。

演练内容主要包括两国舰艇的沟通联络与会合、编队运动等课目,中方参演兵力为编队济南舰、益阳舰和千岛湖舰,丹方参演兵力为“伊万

休特菲尔德”号为基准组成单纵队,在海面上犁出一道清晰的白色航迹。很快,4艘舰艇大角度齐转调整队形。在接下来的编队运动中,中丹参演舰艇先后进行了单横队、单纵队等多次队形调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这场比赛对于林高远而言考验的不是能力而是意